4 12月

蘑菇乐园app

我在原地徘徊起来。

一边缓缓走着,一边嘀咕着、分析着。

“值此游巡竞赛最为关键的时刻,按照常理而言,不是应该完成任务目标后,就立马结束当前任务环境嘛?为何还要维持下去?”

“存在即是合理,就是说,有某种原因,促使阴司策划部维持着‘十年前的蜂村’这个任务环境,即便耗费大量资源,也在所不惜。”

“那么,是什么缘由呢?难道说……,这是个隐藏任务中的隐藏任务?”

我骤然停住脚步,骇然的看向闻言色变的二千金和姜七八。

“小度,这话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?蜂村中,还有隐藏着的‘东西’,而这东西,正是阴司策划部没有立马结束当前环境的原因?”

二千金立马接了一句。

“对,说的更靠谱些,不是隐藏任务中的隐藏任务,而是,隐藏任务环境中,藏着特别有价值的东西。这东西还没被挖掘出来,因而,阴司策划部没有立马结束当前的环境。”

我霎间就被二千金的话给点醒了。

“蜂村、蜂村,可是,们看到蜜蜂了吗?”

姜七八忽然提问。

“这狂雷暴雨的刚停不久,蜜蜂都在蜂箱中待着呢,再说,谁会将重要的东西放置在养蜂农场之中?”

二千金摇摇头,不认可姜七八的想法。

我心头一动,在原地再度徜徉起来,半响后,眼前忽然闪过一副画面。

骤然止步,然后,我和若有所思的二千金和姜七八对视了几眼,我们几个缓缓转头,眼神越过村头屋舍投向远方,确切的讲,投向村子后山,再精准一些的话,其实,是在遥望天坑和那座山洞。

“应该是那里。”二千金指向那个位置,我和姜七八一道点头,深以为然。

左思右想,若果蜂村中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最有可能的位置就是后山天坑附近了,要么是天坑之底,要么是山洞石像附近。

为何这样判断呢?很简单,这里的环境乃是阴司策划部的孙子们鼓动出来的,在完成那三条小任务的过程中,天坑这个词汇始终出现,这不是蜂村人故意的,而是阴司策划部的家伙给出的隐藏线索。

顺着这个线索,才找到神秘山洞去。

而进入山洞的过程太顺利了,基本上没有遇到阵法之类的东西阻拦,说明就是被引导入内的。

此刻反过头去看,天坑和山洞,可不就是阴司策划部想要我们重点关注的嘛,要不然何必费劲巴拉的将这两个位置和那三个小任务联系一处?

稻草假人安置在哪里不行,为何非在那个神秘山洞之内呢?

从李屋树和李盘衣他们的口中可以得知,他们根本不晓得那个山洞的来历,更有趣的是,那个山洞似乎有着天然的幻阵,所以,这么多年来,只有李盘衣他们入内过,别的人从未发现过它。

这样一对比,我方进入山洞的过程太过轻松了,这绝对是有意为之的,换言之,那里有诡!

天坑和山洞比较起来,天坑更像是指引我方接近神秘山洞的噱头,所以说若果这个任务环境中还有隐藏着的重要物品,最有可能安置的地点,就是神秘山洞之内。

这个推论并不复杂,甚至很是简单,难度只存在于当事者是否注意到时限设定古怪这个点,若是注意不到,自然推导不出。

说白了,这是在考验替补游巡的心理素质和观察细节的能力。

稍微大意一点,就将和这般明显的线索擦肩而过了。

人的心理很是微妙,一般而言,完成了规定任务之后,即便还有剩余时间,那心理上也会松懈下来,安然的等待时间点临近,毕竟,已经完成了任务嘛,何必节外生枝?

殊不知,这既是心理误区。

一旦陷落其内,注定错过最重要的环节。

我之所以能反应过来,是因为,从我遇到63号墓铃开始,就始终挣扎在生死边缘,经历的诡异事件多了,自然就养成了有着自身特点的逻辑思维方式。

这独特的思维方式,帮助我避开了心理误区。

这不是脑力提升了,而是经验丰富后产生的下意识反应。

和便宜师弟王探那种妖孽般的脑力分析方式,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子事。

“走,去后山。”

我手一挥,下了决心。

李屋树和李盘川死透了,他们往昔下在村民体内的邪术媒介,全部处于失去主人遥控的状态中,注定会缓缓的消散,所以说,现在还活着的村民,不管是阴灵拟形的,亦或者是真人扮演的,他们都没有生命危险了。

何况,牛哄和悬庸还在李阿如家里坐镇呢,因而,我们不用担心村民的安全了,既如此,沿着线索去寻找隐藏的物品,才是重中之重的事儿。

大雨过后,山路更为泥泞,有些地段甚至有着深深的浑浊积水,看样子非常的危险,似乎,随时会爆发泥石流灾害。

但对我们几个来说,恶劣的环境构不成威胁。

气劲儿运行到脚底板下,飞檐走壁谈不上,但在泥泞山路中说是如履平地,并不算说大话。

姜七八和二千金更是顺畅的滑行,丝毫不见阻碍。

这般一来,速度那是极快的,只用了不多的时间,我们就再度入了后山,并赶到了天坑附近。

看到天坑的第一眼,我就倒吸一口凉气。

因为,天坑内的积水只差一尺高度,就要溢出来了,可见大暴雨的雨量极端惊人,幸好暴风雨停了,不然的话,泥石流真的有可能发生,那就会淹没山前的村庄了。

我深深的看了天坑几眼,挥挥手,示意她俩随我进神秘山洞。

按照记忆中的路线,沿着悬崖石壁摸索,很快,就到了山洞位置。

但让人震惊的是,将遮挡用的青藤扒拉开后,映入眼帘的却是极度结实的石壁。

我们几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幕,颇有措手不及之感。

“咋回事,山洞呢?”二千金眨巴着眼睛,不解的问。

“这是能蒙蔽我感知的厉害幻术?还是真的移挪位置了?”

姜七八伸手摁着石壁,狐疑声声。

“应该不是幻术,而是,山洞的位置,真的挪动了。”

我转头四望,心头只剩下一个念想:“山洞的入口,挪到哪里去了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